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大明金主:正文 二八二 王家夫妇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美味罗宋汤    书名:大明金主    举报章节错误    TXT下载
聪明人一秒记住 玉才小说网 www.yucai365.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yucai365.com

    真正的老实人是尊重规则的一类人。︽,他们有时候甚至会极端尊重规则,以至于造成种种令人唏嘘的悲剧。而一个知道寻找机会牟取更高利润的人,绝不会是个老实人真老实就得乖乖将丝卖给有官方发牌的丝行,一辈子也就是个丝客人,没机会打下这片小小的江山。

    这并不是对王老实的否定,反而是加分。这足以证明王老实外表憨厚,内中有商人的上进心,对利润有极高的渴望,同时又能恪守自己的道德基准。

    徐元佐继续问道:“你出去贩丝,最远走到哪里?”

    王老实警觉地转动眼睛,道:“这两年外地商客来湖州买丝的多,所以我也不想出去了。”

    徐元佐瞟了一眼王老实身后的王四娘,知道王老实的答非所问并非无因。这个时代真是不讲理,明明很多人在上演勾引人妇的小黄片,却要他这么个守身如玉的谦谦君子来背锅。

    偏偏这种事还没法解释,若是直说:我看中你,并非因为你妻子长得貌美如花……这岂不是成了“此地无银三百两”?

    徐元佐又问道:“去过松江么?”

    王老实微微摇头,道:“我以往只渡湖去苏州。松江跟嘉兴紧挨着,那边喜欢用嘉兴的细丝。”他说到了丝,忍不住又道:“能当经线的丝,除了我们湖州肥丝,就只有嘉兴细丝了。”

    “为什么?”棋妙忍不住问道。

    王老实看了一眼这个秀才相公的身边人,突然觉得徐元佐并不是那种贪恋美色的人。

    “因为提花机的力道大呀。寻常的丝,一提就断,怎么织?没法织。”王老实对棋妙说话就不怎么客气了。

    徐元佐点了点了头。他看了一眼王四娘,又问王老实道:“你们为什么不织成绸缎?利润不是更高么?”

    王四娘轻笑道:“徐相公,绸缎只有织染局里的匠人才会织造。不是父子就是师徒,我们这些小门小户人家哪里去学?也就是平日织几匹布,贴补家用罢了。”

    徐元佐露了怯,心里却很高兴。他搞清楚了丝织行业的流程,感觉每个环节都大有可为之处。再想想现在绸缎织造属于高尖端技术,而万历年间官方匠户大量流失。无疑可以抢占先机,一举进入绸缎行业。

    如今徐家和仁寿堂的资本收益率低得令人发指,大量白银纯粹占库房,却不能带来收益。等过了春节,又到了存银的时节,那时候若是找不到合适的投资产业,这种金融萌芽根本无法长大。

    现在看下来,丝织行业有自己的独立且较为封闭的系统,可以适当介入。即便不能形成规模,也可以培养经验。徐家的根本还是在棉纺织业,而且松江在棉纺织技术上的确领先了周围的府县,具有大下本钱投资的价值。

    想想明年还真是一个大展拳脚之年呢!

    徐元佐微微笑道:“王老实,你开这铺子,一年能挣多少银子?”

    王老实不知道徐元佐想干嘛,想了想还是决定少报一些,所谓财不露白嘛。他道:“相公。我们这些小门小户的,一年也不过五六十两的收入。”

    徐元佐只看柜上的存货。加上前两日王四娘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某些看似无关的数据比如王老实跑几个村子,租用多大的车船,轻而易举就能知道他所言不实,明显隐瞒了不少。

    “我又不是衙门来收你税钱的,何必骗我。”徐元佐撇了撇嘴。

    王老实尴尬笑了笑,道:“年景极好的时候。也能挣个七八十两。”

    这就差不多了。

    徐元佐道:“我一年给你二百两银子,给我做雇工,如何?”

    王老实吓了一跳:“二百两!一年!”

    “对,一年。”徐元佐道:“折合到每月就是十六两多。若是效益做得好,从净利里我值百抽一给你做奖金。”

    王老实满脸畏惧。连连摆手道:“我做不来,我做不来的。”

    徐元佐道:“我再出三百两,买下你这个铺子。”

    王老实更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喉头打结,支支吾吾说不出一句话来,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这个有钱有势的松江相公,真是看上了我家娘子,这是不惜血本也要将她拿下啊!

    王四娘却没有自恋到任谁过来说两句话就认为是看上了自己真正的美女反而比较清醒。虽然徐元佐的行径在外人看来可疑且轻浮,但是真正对过话之后,却会发现这少年的心地很干净,没有那些龌蹉猥琐的杂质只有钱。

    四娘朝徐元佐笑了笑,拉着丈夫退了两步,低声道:“卖了!”

    王老实万念俱灰,死的心都有了,紧紧抓住浑家的手臂,带着哭腔道:“你可不能见利忘义弃我而去呀!”

    王四娘且羞且恨,重重在丈夫手臂上扭了一把:“这秀才相公一看就是能成大事的人,跟着他不吃亏的。”

    他到时候把你抢走了,你锦衣玉食不吃亏,我却是亏得什么都没有了!

    王老实只是摇头。

    一共就是这么间铺面,两人退两步说话,徐元佐一样听得清清楚楚又不是演舞台剧,背个身就算是另一时空了。

    “你有什么顾虑,直说便是了。”徐元佐懒得再兜圈子。

    “我、我怕我娘子……”王老实哽咽道。

    “胡说什么!”王四娘怒了,倒是让她想到了一条隐忧,道:“相公,我们这个不算是卖身为奴吧?乡下人不懂,还是得问清楚些。”

    徐元佐反问道:“你这里有《大明律》么?”

    王老实和四娘一愣,摇了摇头。

    徐元佐道:“你们可以找个明白人问问,雇工人绝非奴仆。而且我大明限制蓄奴,寻常之家焉能有奴?都是以养子女的身份买的。我这里跟你清清白白签雇工人的文契,里面写清楚每日间上工的时辰,给你的工钱。工时之外。随你做什么,我又不来干涉你。一年干满,你若是愿意再干,咱们续约;你若是不愿再干,径自走人就是了,我焉能拿住你不让你走?”

    王老实这才镇定下来。出于对读书人的敬畏,他又道:“那我娘子……能不跟去么?”

    徐元佐前世见过许多小伙子,为了姑娘从北上广回到自己老家,庸碌度日,埋没才能。他们自诩是为了爱情,在徐元佐眼里就是一群脑残。后世都还有这种脑残,目今此类脑残恐怕更多。

    若是王老实在松江想老婆想得不能自己,岂不是影响了徐元佐的效益。

    徐元佐微微欠身,对王老实充满了蛊惑道:“你看。如今世道不古,许多登徒浪子穿街走巷,就是要寻访美貌妇人,做那等‘妻不如妾,妾不如偷’的龌蹉事。我看你家附近多有那种诲淫诲盗的老虔婆,你这一去经年,四娘子又青春貌美,难道不怕被人盯上?”

    王老实差点咧嘴就哭:这正是前有狼后有虎。日子还怎么过啊!

    王四娘听得双颊滴血,简直羞得想一头撞死。不过看着徐元佐满脸写着“银子”两字。她总算咬牙道:“掌柜的,你去哪里,我便跟你去哪里。你日里去上工,我便在家严守门户,定不叫人说闲话。”

    王老实还是不信,只怕自己上工的时候这徐相公会去抄他老窝。

    徐元佐看了看王四娘。道:“你若是愿意一同去松江,我便给你在织坊找个班首的活计。白日里也不用闷在家里,就去织坊上工。织坊全都是女子,连个男子的影子都没有,不怕你家掌柜的疑心。”

    王老实果然心中一动:如果在一堆女子之中。众目睽睽之下,徐相公就算有贼心也是无法下贼手的。

    王四娘一想也成,织坊在湖州也有,的确都是女工。她笑道:“徐相公,那可有工钱吗?”

    “一个月三两银子如何?”徐元佐道:“你非但要自己织布,还要帮我管着其他女工,所以比一般织妇多一两。”

    王老实的心又提了起来,这是要收进房里的节奏啊!

    王四娘却没往那个方向想,道:“多谢徐相公,不过……可有保人么?”

    徐元佐一时没反应过来,以为王四娘的意思是她是否需要保人,再一想,才意识到一个问题很重要的问题:人家看你穿着襕衫方巾,认得你是个秀才相公。不过歹人也能穿啊?难道有人会去查么?所以人家更担心这个秀才身份是否可靠!

    更何况,徐元佐似乎还没有正儿八经报过家门呐。

    徐元佐道:“我家是华亭徐氏,大父少湖公单讳个‘阶’字,声明显赫,日后你到了松江一问就知道了。”

    王四娘见徐元佐说得这般有底气,心中也信了大半,不再追问。

    徐元佐想想自己也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带着人走,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拐卖人口呢,便又道:“我今日把契书文本送来,你们去找个本县的读书人,让他逐条给你们讲清楚。明日有什么异议,咱们再商讨。若是没有异议,就去衙门办个红契,叫个有官身的做中人。你们可有什么意见?”

    如此自然是最最稳妥了,既不用担心徐相公在契书上动手脚,也不用怕是什么歪路子的假秀才。不过请相公看契书,少不得三五两银子。找衙门里有官身的人做中人,恐怕没有十两银子下不来!

    王老实和王四娘面面相觑。

    徐元佐缓缓道:“银子的事你们不用担心,全部我来,只要你们安心就好。”

    王老实嘿嘿笑道:“那多不好意思?”

    徐元佐对这拙劣的假客气真是没有脾气,起身道:“棋妙,咱们先回去了。”

    王家夫妇两个将徐元佐送到了门外,目送二三十个壮汉护卫着徐元佐上了肩舆,真是威风凛凛。

    王老实难免看着兴起了“大丈夫理当如此”的念头,只是想想人家是年少多金、风流倜傥的读书人,自己彻底被比了下去,若他对自己娘子有非分之想,还真是毫无抵抗之力啊。

    王四娘目送徐元佐一行出了街坊,拉着丈夫回到店里,随手关了门。她本来就生得极美,江南水乡又将她滋养得皮肤白嫩,二十出头的年纪还与十几岁少女一般水灵。此刻四娘瞪着丈夫,眉梢上挑,嘴角轻抿,美丽之中又夹杂着一股犀利。

    “徐家相公肯提携咱们,那是天大的福气,你却在一旁胡思乱想什么?”王四娘严厉道。

    王老实怯怯道:“也没什么,就是怕他居心不良。”

    “人家几百两银子砸下来还居心不良?你说这铺子里一家一当算起来,能值三百两么!”王四娘叱道。

    “就怕他对你居心不良!”王老实垂了头,颇有些受了委屈的模样。

    王四娘顿时恨得牙痒,眼眶紧绷,一根如葱似玉的手指重重戳在王老实的额头,恨恨道:“你呀!”

    王老实被戳得仰了身,又贴了上去,道:“我这不是心里紧着娘子么?”

    王四娘仍旧怒道:“你真是不会看人。这徐相公目光清澈,显然还是童男子。以他的财力,至今都能不破身,显然不是那种贪色之人!退上一万步说来,我难道就是那种贪恋虚荣,见钱眼开,不顾名节,水性杨花的贱女人么!”

    王老实见妻子真的动了怒气,连忙道:“自然不是,自然不是!是为夫错了!”

    “你错在哪里!”王四娘瞪道。

    “我家娘子刚烈贞洁的好女子,能上得烈女传的,岂会被个小白脸拐跑了?我就错在不该不信我家娘子。”王老实连声讨好。

    王四娘见丈夫这付滑稽模样,方才平息了怒气,嗔怪道:“我在家当姑娘的时候,多少老爷相公来提亲?独独嫁了你这么个挣不着银子的丝客人,你如今倒不信我来哉!”

    “不敢了,真不敢了。”王老实连连赔罪。

    王四娘看中王老实的老实,更看中王老实对她实在极好。加上他这人勤奋肯卖力,成亲几年来除了子息艰难,竟没一桩事不顺心的。此刻气消了,想想丈夫的小心眼还不是紧张自己么?还有些小甜蜜呢!

    *(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玉才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金主 > 大明金主TXT下载 > 正文 二八二 王家夫妇
我的书架 | 加入书架 | 举报章节错误 | 返回书页
申明:大明金主最新章节,小说《大明金主》文字、目录、评论均由网友发表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 2015-2018 玉才小说网(www.yucai365.com) 网站地图 SitemapTxt All Rights Reserved.